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中变传奇 > 中变传奇

深度聚焦 宁乡泥石流救援:1个和8个的生死故事

时间:2017-7-16 18:40:06   作者:admin   来源:www.lab5.cn   阅读:127   评论:0

记者/杨宝璐、覃钰钰、万乔鹤

编辑/宋建华

深度聚焦___宁乡泥石流救援:1个和8个的生死故事

△救援队伍遭遇二次塌方,8人遇难,多人受伤      图片来源/红网

何望林牺牲之后,手机在儿子何艳强手里拿着。他老觉得,父亲还在。 

父亲何望林在前段时间的救援中牺牲。2017年7月1日,宁乡沩山乡妇女周爱香在返回自己家时,遭遇了泥石流。附近村民、护林员、应急队员和村干部赶过去救援,遭遇到了第二次泥石流袭击,最终伍华荣、何望林、姜成良等8人丧生。 

救援者的亲属难以接受亲人离去的现实,而被救援者周爱香一家则承受着来自各方的压力。 

何艳强接过了父亲的手机和工作。在父亲的工作群里,每当说在哪里集合,他都回复“好”,父亲何望林一般都会回复“收到”,那天,何艳强专门打了个“收到”。好多人看到了,以为何望林没有死。“我说,他没死,我是他儿子,我会参加我爸任何的会议、任何的活动。”

深度聚焦___宁乡泥石流救援:1个和8个的生死故事

△前去救援而遇难的护林员何望林遗像

一人被埋

出事前,何艳强最后一次跟家里联系,是6月30号。天上落了雨,整整下了一个月,早有预警,但父亲何望林是护林员,还在巡逻。 

护林员工作简单,晴天就在山上逛,看看有没有人破坏、烧火,雨天事情多些,何望林一般会早早起来,参加应急抢险,查看水库汛情、房屋倒塌情况。应急队在2010年成立,在王家湾村叫应急小组,人员主要由护林员来兼任。 

父亲电话不通,他打给姑父的手机,安顿了几句。姑姑告诉他,姑姑家和父亲家都没事,他就挂了,并没有太担心。历史上,沩山乡曾多次涨水,但从没有出现过大的灾害。

 

然而今年的灾害来得不同寻常。6月30号,王家湾村的伍华荣发现,自家房子后面的山上冲下来泥土,已经冲到家里面,到下午五六点的时候,家里泥巴有膝盖那么高。水从窗户里浸进来。 

7月1号一早就在下雨,伍华荣来到山上,一边看自己房子,一边观察着附近的山体。他感觉这座山不稳,就把住在周围的邻居都叫了起来,往外走,“刚走出几百米,山就垮掉了。”妻子卢姣说。 

到中午时分,天气短暂有转晴的迹象。周爱香决定回家一趟,却没想到不幸遭遇了泥石流,被埋在泥石下面。 

何望林和伍华荣都是最早知道消息的人之一,一听说周爱香家倒塌了,何望林中饭没吃完,穿上雨衣就往外冲。“我爸是第一个知道的,和周爱香的儿子王健(知道的)差不多。他是沿线发现的,王健当时也在现场,沿线村民都喊救人。”何艳强告诉深一度(ID:intodeepthoughts)记者,村里的人家关系都很好,何望林发现一个人不行,就沿线叫人,发动了几十号人来帮忙。 

而伍华荣是在撤出来的途中听说了这件事。妻子卢姣告诉记者,当时,一起撤出来的邻居们有人接到了电话,“就说,上面有人,周爱香埋在了里面。然后她有两个小孩子还不确定。”卢姣说。丈夫伍华荣就和另外两个村民一起上去帮忙了,路上还碰上村干部。

深度聚焦___宁乡泥石流救援:1个和8个的生死故事

深度聚焦___宁乡泥石流救援:1个和8个的生死故事

△泥石流前后村庄对比图

二次塌方

几支队伍汇聚在一起向周爱香被埋的地方奔去,祖塔村村支书杨明元下午1点多得知消息,赶紧叫上了七八个人往现场赶,当时,他正在山脚下疏散群众。 

“当时听说是周爱香回去拿东西,三个人,但不确定,等上去后才知道是一个人。”杨明元说。 

路垮了,在去往现场的路上,有倒下的山体阻断了路,车子过不去,杨明元一行就徒步走,直到下午四点左右才到达现场。泥石流冲出100多米,埋了四座房子,覆盖的范围有十几亩,他们只能大概推断出周爱香在哪个位置。 

杨明元犹豫,他觉得救援现场有点危险,而冷静判断,周爱香生还的可能性也不大,建议情况稳定了再救援。但聚集过来的村民们克制不住想救人,“万一有希望呢”,杨明元回忆,见此状况,他也帮忙去挖人,没有大型器械,就靠人工把砖头木料扒开,20分钟左右,人还没挖出来,第二次泥石流突然滚滚而来。 

泥石流从周家东北方向倾泻下来,未等反应,已经冲到了人们眼前。 

一切来得太快。救援的人察觉到异常,赶紧往外跑,但跑不过。杨明元直接被冲到了一两百米外的一块玉米地里。“我当时什么都不知道了。”杨明元说,幸亏,他会游泳,等他挣扎着从泥潭里站起来,看见四十多亩水田被全部摧毁。 

8个生命永远留在了救援现场。杨明元告诉深一度(ID:intodeepthoughts)记者,6人当场死亡,还有2人本来逃了出来,却被巨石砸成重伤,“逃出来没两分钟就不行了。”   

深度聚焦___宁乡泥石流救援:1个和8个的生死故事

△多人在救援中受伤住院治疗

八具遗体

直到7月1号下午快5点的时候,卢姣才接到了伍华荣被掩埋的消息。 

第二次泥石流之后,杨明元不敢再让大家继续救援了,马上组织剩下的人把伤员转移到安全地带,到了晚上七八点的时候,政府救援人员赶到。

 

伍华荣遗体是在当天五六点找到的,挖出来的时候,还有一口气。但村民们知道,他救不回来了。 

何艳强直到7月2号上午10点才从宁波赶回老家,安慰早已失神的母亲。父亲被埋了,母亲哭了一夜,一有信号就给儿子打电话,“问我走到哪里了,你爸爸没有人挖,快回来挖你爸爸。”何艳强说。 

“我接完我妈电话,马上给姑姑姑父打电话,但姑父也受伤了。”   何艳强告诉记者,因为道路受阻严重,大型机械一直到凌晨时分才到达现场。

 

下午两点左右,何艳强接到通知,救援队挖出了何望林。他赶紧跑到现场,发现父亲被裹成了一团“泥巴”,冲洗了脸,才认出了他。他身上的衣服,红色T恤衫和迷彩短裤都还在,鞋没了。 

把父亲挖出来后,何艳强带他回了家。跟妈妈说,“我爸回来了”。  

母亲应该是知道父亲没有生还的可能,她只问,身体全不全? 

“我就说身体都还全,我妈说好好好。”何艳强说。他给父亲全身洗干净,换上了干净的衣服,母亲一直在屋里哭。

 

卢姣没敢细看遗体,这几天,她一直忙着把帮助她的志愿者名单一个个抄在纸上,七岁的儿子看见了,说,“妈妈,我帮你写。”他还不怎么会写字,也未能深刻理解死亡的意味,只是知道,父亲为了救人才死的。“这些人都帮助过我们,以后就要靠我们自己了。”卢姣对儿子说。 

伍华荣遗体损伤严重,卢姣不敢掀开盖在脸上的毛巾去看,只是在救援队确认遗体的时候偷偷看了一眼。 

何望林出殡前,何艳强老睡不着,去跟父亲聊天。父亲生前严厉,话不多,爷俩很少交流,何艳强从小就怕他。“我说,我怎么当家里顶梁柱,我怎么顶得起来。”何艳强说。    


本类推荐

Copyright © 2016 传奇官方网站  All rights reserved

(注:本站只收录官方授权游戏信息,非官方授权游戏请在办理业务之前告知)
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 
*注释:本站发布所有游戏信息,均来自互联网,与本站无关。请玩家仔细辨认游戏信息的真实性,避免上当受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