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变态传奇

女生离开豫章书院又被送戒网瘾学校 微博曝光学校耽误其肿瘤成晚期 校方:其父亲说吃止痛药就行

时间:2018-7-12 19:00:00   作者:admin   来源:www.lab5.cn   阅读:134   评论:0

原标题:女生离开豫章书院又被送戒网瘾学校 微博曝光学校耽误其肿瘤成晚期 校方:其父亲说吃止痛药就行

▲点击“深读”关注我们

日前,博主“柠柒宝、”发布微博称,自从豫章书院在去年被爆出存在严重体罚、囚禁学生的诸多问题后,自己从豫章书院离开转到南昌市阳光学校,在南昌市阳光学院封闭教学了大约八个月时间。

据其称,南昌市阳光学校虚假应对上级的检查,而且还有在监控盲区殴打学生的情况。她本人一直腹痛,但学校都没有积极应对,教官还说她是装病,直到拖了很久觉得不对劲,才告知了她的父母,经过检查其已经到了淋巴癌晚期。

“柠柒宝、”曝光南昌市阳光学校后,其微博引发不少关注。很多网友支持他曝光学校,希望其他家长和学生不要再被类似的学校欺骗和伤害。但也有网友质疑,其父母将孩子送到戒网瘾学校后不闻不问,并未承担应有的责任。

昨天下午,南昌市阳光学校通过微博“@南昌市阳光学校”发布声明称,针对网络上炒作我校“赵某某”事件严重背离事实,学校已经在整理相关材料准备公开,由于涉及到未成年人隐私保护,需要一些时间。同时也欢迎社会舆论的监督。

昨日晚间,南昌市阳光学校通过微博“@南昌市阳光学校”发布情况声明,声明中有多处与小静及其父所说不符。其中阳光学校表示曾多次就小静腹痛病症与其父进行沟通。

女生离开豫章书院又被送戒网瘾学校_微博曝光学校耽误其肿瘤成晚期_校方:其父亲说吃止痛药就行

女生:肚子长硬块 教官说能吃能跳没什么事

今天下午,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记者电话采访了爆料人“柠柒宝、”小静及其父亲,讲述了在阳光学校八个月的经过。

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现在病情怎么样

小静:正在医院化疗,感觉挺累的。

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医生认为病情怎么样?

小静:听我爸说,医生说如果再不来医院就活不过今年端午了。现在好多了,现在在医院治疗,疼痛也有所缓解。

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你什么时候到的阳光学校?

小静:去年七八月份的时候,豫章书院事情发生后把学生分流,我们去了这个学校。但我听别的学生说这个学校不好,两个教官一直在给我们洗脑,我们还是去了。

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为什么会被送到戒网瘾学校?你网瘾很大吗?

小静:我觉得还好吧。我前年16岁的时候因为遇到点事情就不读书了,就自己开淘宝店做点营生,但没有跟父母说,可能他们就说我泡在网上。然后夜里我会约朋友去看电影,去酒吧玩。他们就把我送到豫章书院了。去年3月份去的豫章书院,再后来就转到阳光学校了。

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南昌市阳光学校里面的学生多吗?

小静:有三四百学生。

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学校里平时都怎么教学?

小静:也有学习的课程,但我没有在文化班上课,我们这个班也不教什么,就管制着。每天早上读《三字经》、《弟子规》,白天一天都没事干,就坐在教室里发呆,要么就是看电影、睡觉、吃东西。然后就早上有两节训练课。

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你在学校里面发生了什么情况?

小静:我原来在豫章书院的时候就一直肾疼,他们就给我吃止疼片。到了阳光学校以后,如果赶上训练,没有请假条就不让请假,强制让我跑步,我一跑步就吐,还吐血了,肚子很痛。后来老师就让另一个同学陪着我跑。

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什么时候发现得肿瘤?

小静:12月的时候,感觉肚子里长了东西,我就让同学摸我的肚子,长了一些小硬块,后来越长越大,变成一大块了。我觉得不对,就让教官看,教官就说能吃能喝能跳的,没什么事。后来有一次感冒,借口去诊所检查的时候跟医生说了腹痛的事情,他摸的时候已经是大块了。就说这个腹部里长了东西不太好,才跟学校说,让我去医院检查。

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什么时候确诊的?

小静:确诊应该是今年三月份了。去了上海、杭州都检查不出来。最开始的时候,学校带我去检查,医生说是炎症,就开了消炎药,但一打药我就发烧。我就哭了,教官就说我其实是想回家,是装的。12月31日才通知我爸爸把我接走,也没告诉我爸爸是什么原因。

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从进入阳光学校到被父亲接走,这中间父母有来看过你吗?

小静:没有。因为按照学校规定,要两个月后才打电话,三个月才见面,父母也忙,所以没有和父母沟通过。打电话也要有教官盯着,不能乱说。

女生离开豫章书院又被送戒网瘾学校_微博曝光学校耽误其肿瘤成晚期_校方:其父亲说吃止痛药就行

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你曝光学校里有扇嘴巴行为,是发生在你身上的吗?

小静:我还是比较乖,我比较怕被打,因为我亲眼见过同学被打。有一个同学,老说想回家,教官就把他拉到监控的死角里打他。还让我们不要回头看。

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你爸爸妈妈现在对学校是怎么看待的?

小静:我爸很气愤这个学校,很支持我,相信我。

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为什么想到要曝光学校?

小静:其实就是不想让别的学生来这里了,没想到关注度还挺高的

父亲:怕回家学坏才去阳光学校 病看不好了才让我接走 

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您对女儿曝光学校持什么态度。

赵先生:主要是让人知道这个学校的行为,不希望别人进去,救救那些还没进去的孩子,别让别的孩子受害。

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您认为学校的问题在哪?

赵先生:我就这一个女儿,女儿去到学校就开始疼,你作为学校应该给她看病,但说她是装的。女儿实在受不了,才送去看,最后看不好了,才找我让我接走。后来去上海、去杭州的医院看病,最后结果是淋巴癌晚期,这等于是给女儿宣布了死刑,很难治好了,如果早一点通知我,我就早点给她看了。

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之前您知道孩子有病吗?

赵先生:去阳光学校之前也有腹痛症状,但没有这么厉害。

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目前治疗情况怎么样?

赵先生:治疗情况不乐观,有的医院都不接收了,只能打杜冷丁止痛了。已经到了最晚期了。

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什么时候去的阳光学校?

赵先生:记不清了,就是在豫章书院被曝光以后。

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当时对阳光学校有了解吗?

赵先生:也没多少了解,去看了一下,觉得条件还可以。

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上南昌市阳光学校学费是多少。

赵先生:花了一万多,具体我也搞不清楚了。

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为何从豫章书院离开后又去了阳光学校,而不是找普通学校让孩子读书?

赵先生:孩子年龄大了,念书念不下去。当时在豫章书院觉得效果不错,后来怕回家又学坏了,就想着带到这个学校巩固一下。我们也都是为孩子好啊!

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南昌市阳光学校是豫章书院分流推荐去的吗?

赵先生:不是,是我自己网上找的,当时没地方去了,我们几个家长商量找到的。

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女儿发了微博以后,学校那边联系过您吗?

赵先生:他们给我发了微信,也打电话给我了,说我女儿胡说的,要求我们将微博删除掉,如果不删除请律师发信函。我女儿这个病是事实,又不是诬陷的。

学校:严重背离事实 其父多次表示“吃止疼药就行”

小静的微博引发网友热议,有网友表示对小静的同情,同时也支持他曝光学校的恶性。但同时,一些网友也指出,父母将孩子送到戒网瘾学校以后不闻不问,并没有很好的承担自己应尽的责任。“我很好奇,如果子女真的这么难以管教,为什么还付钱把他们送到这种学校里去,而不是干脆放手任其自己长大。”一位网友如此评论道,而在其评论下有近5000多人点赞。

昨天下午,南昌市阳光学校通过微博“@南昌市阳光学校”发布声明称,针对网络上炒作我校“赵某某”事件严重背离事实,学校已经在整理相关材料准备公开,由于涉及到未成年人隐私保护,需要一些时间。同时也欢迎社会舆论的监督。

昨天晚上,南昌市阳光学校通过微博“@南昌市阳光学校”发布情况声明,声明中有多处与小静及其父所说不符。其中阳光学校表示曾多次就小静腹痛病症与其父进行沟通。

女生离开豫章书院又被送戒网瘾学校_微博曝光学校耽误其肿瘤成晚期_校方:其父亲说吃止痛药就行

在昨日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,小静及其父亲均称,他们是在2017年七八月份的时候来到南昌市阳光学校,同时也均表示是在豫章书院虐待学生事件被媒体曝光以后。

但经记者查询发现,豫章书院虐待学生事件被曝光是在2017年11月份。而南昌市阳光学校公布的情况说明中,也附上了小静《新生入学登记表》,表中显示入学时间为2017年11月6日。在小静办理的离校手续程序表上,也写明其来校时间为2017年11月6日。

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小静承认学校曾经带她去医院检查,也包括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。只是一直没有通知他的父亲。这段时间以来父亲也没有与她沟通过。小静的父亲也表示,自己以前就知道女儿有腹痛的情况,同时认为学校是“最后看不好了,才找我让我接走。”

南昌市阳光学校的声明中表示,“赵某某”在校期间,在反应腹痛情况后,学校老师曾带“赵某某”先后在石岗镇卫生室、石岗镇医院、新建区医院、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看病,也曾多次与其父进行沟通,其父均称“没事”、“吃止疼药就好”。

记者在南昌市阳光学校公开的《新生入学及安全协议书》上看到,根据协议,学生在校生病,应由甲方(学校)负责及时送往当地医疗机构医治,如果要去南昌治疗,要及时通知乙方(家长)。

此外,小静昨日称去南昌市阳光学校是豫章书院推荐的,其父则表示并非豫章书院推荐,而是自己在网上搜到的。但在南昌市阳光学院的《新生入学登记表》的最后一栏,“通过何种渠道知道我校”填写为“豫章书院介绍”,后面则是小静父亲赵先生的签名。

同时,南昌市阳光学校还对小静在微博中曝光的其他问题进行了回应。表示学校教官不存在拳打脚踢学生的情况。

文/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 记者 张子渊

编辑/张子渊

-END-


往期阅读

80后创业明星茅侃侃自杀 退学奇才故事的结尾

徒步穿越无人区失联84天 废弃金矿有水没有刘银川踪迹

国内首例核辐射受害者赔偿早就不够了 放弃再次索赔

“保姆纵火案”庭审中止前后的林爸爸

致命邂逅 江歌遇害前发生了什么?

杀妻藏尸案嫌疑人曾参加选秀与女友私奔未果后追妻子

“杀死奸妻者”终审无期后的两个家庭

16年牢狱换208万国家赔偿曾和办案公安局长成狱友

自杀程序员“毒妻”人生的三个侧面




        

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第七届“中国侨界贡献奖”在北京颁奖

本类推荐

Copyright © 2016 传奇官方网站  All rights reserved

(注:本站只收录官方授权游戏信息,非官方授权游戏请在办理业务之前告知)
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 
*注释:本站发布所有游戏信息,均来自互联网,与本站无关。请玩家仔细辨认游戏信息的真实性,避免上当受骗!